您的位置:首页 >> 民生评论

补天道九十六事有因

时间:2020-08-14 07:31:55

补天道 九十六事有因

深夜中,吊桥的声音如此刺耳,顺着风传出老远。

大门洞开,不见火光照映,就见几个人迎了出来。

孟帅远远看去,但见领头的一人是个身材高挑男子,跟郭宝莲説了几句话,便让开大门,让身后的队伍进去。

孟帅赞道:“比特洛伊木马还简单,果然还得靠内奸。不过……负责内应的不是应该是郭宝茶么?这人是谁?”

傅金水皱眉道:“三姑娘已经消失了两天了。”

孟帅讶道:“消失了?”

傅金水摇头道:“我本来也以为她要做内应,没想到前天开始,就断了音讯了。连小慕容也不见了。真正奇怪……不会是被郭家现她通敌,暗自处理了吧。”

孟帅一阵恶寒,他能感觉到傅金水对郭宝茶并无恶意,但就这样説出话来也十分过分,这人真不知道什么叫嘴下留德。

眼见前面所有人都进了郭家堡,不一会儿功夫,就热闹了。

嘈杂声,喊叫声,几乎想潮水一般由一个中心diǎn往四周蔓延,终于蔓延到了每个角落。整个郭家堡就像开了锅一样沸腾起来。

不知谁diǎn亮了第一diǎn火星,就像往郭家堡这口油锅里扔火媒,忽的一声,整个郭家堡燃烧起来,火头处处,光亮片片,渐渐地火焰吞卷,将郭家堡湮没在里面。

红莲业火,吞噬世界……

孟帅暗自惊叹,不过倒也没特别在意,这两日他别的不説,光大火他看了好几场,这一场也未必就赶得上靠山镇那一次。

倒是傅金水变色道:“好家伙,谁放的火?”

孟帅道:“不是郭宝莲他们么?”

傅金水道:“怎么可能,她为什么放火?我们这些人,对于郭家堡毁不毁是不大在意,可是郭宝莲要的不是郭家堡的财产么?既然已经攻进去,先抓脑,保留财货,连人都不多杀才好,那都是将来的手下。放火就是烧自己的财产,她失心疯了么?”

孟帅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便道:“莫不是堡中人为了防守放的?”

傅金水又问:“为什么?嫌自己的阵地太安全了,要找diǎn刺激?”

孟帅道:“莫非是绝望自焚?”

傅金水道:“那他们的心够脆弱的,这才多长时间?一见有人,也不抵抗,先放火自焚,那是胆大呢还是胆小呢?”

孟帅闭上嘴,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火势越来越大,突然,从郭家的围墙外,有人开始往外逃,溃散的人群dǐng风冒火,不住的溃散着。他们肯定在哭喊,但在风中只能听到若隐若现的杂音。

孟帅在上面看着,突然觉得,站在这里从上空俯瞰,默默地看着地下城池的燃烧,听得哔哔啵啵的火焚声在耳边映照,有一种上帝的感觉。

所谓学武的意义,是不是为了让自己永远站在dǐng上俯瞰苍生,而不是成为被火舌卷去的蝼蚁呢?

细思恐极啊。

孟帅突然有些寒冷,整了一下衣服,道:“傅使君……”

傅金水道:“怎么了?这么郑重?”

孟帅道:“或许是我问的差了。你一开始就打算对付郭家,就算是把与荣家勾结的帽子栽给他们,也要封他们全家,是为了……清除障碍吗?”

傅金水道:“你对这种事情感兴趣?是了,你的兴趣和别的孩子不同。既然是自己人,説説也无妨。”他沉吟了一下,道,“黑道白道,本来不是一道,做官府,对这些养客自重的豪强本来不对付,因此包括大帅在甘州,清洗的豪强也不少。但我不是为了清洗而清洗。真的只为了清洗,我不必要孤身犯险。郭家只是个源头,我要抓的,也是来凉州一个最重要的使命,就是打断那只黑手。”

孟帅道:“黑手?”

傅金水道:“边贸生意的黑手。和塞上蛮族做地下生意。”

孟帅道:“啊,就是走私啊。郭三姑娘跟我説过。”

傅金水笑了一声,道:“连你都知道,他们是有多不忌讳啊。早在百年以前,大齐还强盛的时候,就禁止往塞外运药材了。其他的如优质粮食,茶叶,武器,生铁等等战略资源,也都在禁运的范畴内。可惜朝廷权威丧失,渐渐约束不住,现在沙陀口和塞上的生意已经如滚滚洪流,挡都挡不住了。其中尤以郭家堡的药材生意最大最可恶。”

孟帅道:“是了,所以你要先拿郭家开刀。”他突然想起一件事,道,“那药仙会……”

傅金水道:“是,药仙会是集中处理塞外私货的一大窝diǎn。我那天本来是缉私去的。把人马埋伏在外,等我查出蛛丝马迹立刻动手,人赃并获,郭家就是大逆。我便将他们拿下慢慢拷问,顺藤摸瓜,连什么沙陀帮,快马帮的窝diǎn一打尽,才算暂时遏制住了这条黑手。”

孟帅diǎndiǎn头,心道:这还算有diǎn理由,倒也不是一味的耍狠。又问道:“那你説那个荣家……是借口?”

傅金水道:“是借口,也是以防万一。倘若我找不到私货,药仙会还是要破,郭家还是要抄,不过是以勾结叛逆的借口。反正荣家在药仙会露面总是错不了的。找个借口把郭家的人抓起来,再问他们走私的事情,那就容易了。”説到这里,眉头一皱,骂道,“该死的八仙剑派,坏我大事,当真死有余辜。”

孟帅道:“另案逮捕啊。好吧。郭宝莲接管了郭家堡,对走私这条线的稽查就停止了么?”

傅金水道:“我不动她的基本,她答应替我打进去,作为内应。其他几个帮派要连根拔起,若没有她本地人做内应,也不方便。至于拿完了怎么处理……她是个聪明人,恐怕不等我翻脸,早就该收拾东西走了。”

孟帅道:“污diǎn证人啊。”

傅金水笑道:“你用了不少我没听过的词汇啊。”

孟帅顿觉尴尬,岔开话题道:“好在今天晚上不会出现意外了。”

傅金水看向郭家堡,脸色在黑夜中看不清楚,隔了一会儿,道:“但愿吧。我确认过,郭家堡所有拿得出来的高手都汇集在八仙剑派。如果不出意外……但是这场大火!”

正在这时,就听有人喝道:“逆子,孽障!”

声音隆隆,仿佛天边的雷声炸响。明明是从郭家堡低处传来,孟帅在山坡上听得清清楚楚,夜风虽大,吹不走一丝尾音,可见此人内力强劲。

与这个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惨叫,凄厉之极,但反而没有怒吼那么清晰,在夜空中摇曳不定,叫的人心中毛。

傅金水一字一句,道:“郭亮生——果然还在郭家堡。”

孟帅骤然回头,道:“郭亮生,郭家堡主?”

傅金水道:“是。金刀郭亮生。”

孟帅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儿,想要骂道:“连郭亮生在郭家堡都不清楚,你们还打个屁啊。”但随即忍住,只道:“很好,很好。使君,要不要我保护你先撤?”

傅金水笑骂道:“去!我用你?好好看着,郭亮生虽然是老牌的高手,但郭宝莲也不一定就差了。倘若是一对一的较量,郭亮生也就能稍占上风,今日兵临城下,攻其不备,孰胜孰败很难预料。”

孟帅道:“郭宝莲有这么厉害?”

傅金水道:“是,很了得。来了。”

只见火光之中,两个人影冲天而起!

孟帅在上面看着,别的不见,先对两人的轻功身法喝一声彩。

这两人的轻功,不但又高又飘,好似不受束缚一般飞起,更难得的是身姿潇洒美妙。左边那个矫健潇洒,如一头翱翔雄鹰,右边那个灵巧曼妙,如一只投林雨燕。

不必问,左边那个是郭亮生,手捧后背大金刀,右边那个是郭宝莲,三尺青锋横在身前,两条衣带向后斜飞,飘飘欲仙。

孟帅眼界也不算窄了,只能看出两人比自己高一大截,究竟是哪个境界,远远的也分辨不出来。仅从轻功上分辨,看不出二人的高下,但考虑到女子一般长于轻功,而郭亮生经验老辣,这般岁数还有这么好的身法,孟帅还是更相信他的赢面高。

傅金水在这边看着,突然道:“他们两人都在生风境界以上,在江湖上已经算的准一流。郭家开山金刀对八仙剑术,很好,这场决斗不错,值得一看。喂,咱们下去看看可好?”

孟帅道:“下去?不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么?”

傅金水道:“不垂堂还练什么屁的武功?不乱垂堂就好。遇到这样难得一见的比试,还管什么千金万金?走吧,咱们去瞧瞧,你跟着我,包你平安无事。咦,他们来了——”

但见两人落在屋dǐng上,并没有立刻动手,似乎对了几句话,达成了什么共识,一起拔身而起,往一个方向落下,相继远离了这片火海。

转移战场了?

他们奔离的方向,离着傅金水和孟帅所在相差不远,几乎就隔了一片草地的距离。

傅金水赞道:“好啊,他们也知道咱们想看,都送到门口来了。走吧,这要是不看,就太不够意思了。”説着携着孟帅的手,往两人落地处奔去。

聊城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东营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婴儿能贴丁桂儿脐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