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民生救助

用褒贬不一来形容本届茅盾文学奖离开

时间:2020-06-02 13:05:01

用褒贬不一来形容本届茅盾文学奖,显然是不客观的,出现在媒体上的评论文字,多是从批评的立场,对茅盾文学奖的价值和存在意义进行分析和探讨。这恰恰说明,茅盾文学奖还是有着国内其他名目繁多的文学奖所不能比拟的影响力。茅盾文学奖成为舆论热点是一件好事,有争议总比被公众冷落好。

与往届相比,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发生了一些变化。这种变化可以具体到一个关键词——市场化。首先体现出它的市场化特征的是,它不再是一个拘泥于文学圈内的评奖。在结果公布之前,入围作品被全部放到上进行了一次集体展示,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民的点击和评价,虽然影响不到评选结果,但民意见必然会给评委带来触动,这触动有可能在下一届评选中有所体现。

茅盾文学奖入围作品在上公示并进行商业化试验(先期免费阅读后期收费阅读)有两个好处,一是借助络影响扩大了作品的知名度,二是为以后作家更加积极地收入稳定参与评选增加了驱动力。至于商业化会不会影响文学评奖的纯粹性,倒不必过于担心,谁能保证和商业一点儿都不沾边的文学奖,就是那么绝对公正呢?

前两届茅盾文学奖公布后,很多评论认为,茅奖已经成为各种社会力量、文化力量折中的结果。第七届茅盾文学奖,仍避免不了“折中”的痕迹。但没多久就被市场和歌迷淘汰了这次折中的方向,是明显地趋向了市场力量。如麦家的《暗算》,从入围到获奖,一直就充斥着各种猜测。与“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的贾平凹相比,与其他两部纯文学味道浓厚的作品相比,《暗算》是裹挟着一股市场的锐气冲进茅盾文学奖的,它凭借同名电视剧的巨大影响力,凭借着读者良好的口碑,在本届茅奖中担当了“搅局者”的角色。

有人戏言,今年《暗算》获奖,四年后《鬼吹灯》这样的类型文学进入入围名单并最终获奖,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如果茅盾文学奖真能以如此宽阔的视野和胸怀,来发现和容纳多种风格的作品,对它而言倒是一件幸事。不过,可以预见,茅奖全面按照市场规律来是不现实的,它必须要坚守自己的文学品格,它向市场力量的屈服只是为了表现一下自己的开放姿态,而非变为一个被市场所用的评选工具。

茅盾文学奖的市场影响力曾经有过自己的黄金时代。《平凡的世界》《白鹿原》的销量过百万册,就不乏茅盾文学奖的巨大推动力;《尘埃落定》在2000年获奖时,当年的销量便猛冲到20多万册。但从此之后,茅奖的市场影响力便呈现出颓势。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公布后,某门户站进行的络调查结果显示,有 8%的民对于获奖作品“一部也没有读过”。而据媒体报道,获奖结果公布后,获奖作品的销量也“并无明显增加”。销量没有增加的原因,首先还是这些作品没有足够的吸引力,再者络阅读的流行,使得民得以更方便地在上浏览获奖作品,纸质书的销售自然会受到冲击。

与文学奖获奖作品一夜之间为世界知晓、短时间内便会被翻译出版到几十个国家相比,茅盾文学奖显然是无法比拟的。但媒体和民对于本届茅盾文学奖的关注,也说明公众对于中国当代文学仍有较高期待。只是,当茅奖承担不了这种期待所带来的压力时,读者的失落情绪难免体现到对获奖作品的冷漠上来。茅盾文学奖的市场影响力之所以下降,除了中国当代文学创作水平本身呈现退步状态外,还和读者的视界越来越开阔有关。

在国内其他文学奖项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力的状况下,小有影响力的茅盾文学奖应该有其一定的市场意义。它小心翼翼迈出的亲近市场的一步,也证实它的确在努力拓展自己更为宽泛的影响性。是循规蹈矩地按照早期制定的形而上的评选规则稳步前进,还是全面遵从市场意愿去赢取读者的信任,对于茅奖来说是两难的选择。选择前者,无疑会局限于作品的多题材、多风格和时代性,选择后者,难免又会对设立这个奖项的初衷有所背离。在真正具有征服性的长篇小说出现之前,也许茅盾文学奖只能“在鸡蛋上跳舞”,勉力协调各方意见。

(实习:马妍)

气虚月经不调食疗方法
管孩子消化不良的药物
绍兴白癜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