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民生舆情

傲邪战尊第一卷重生傲嚣性张狂第三十二章黑网络

时间:2020-09-28 05:47:52

傲邪战尊 第一卷 重生傲嚣性张狂 第三十二章 黑夜袭杀(求收藏)

何百川又继续说道:“谢家二小姐不是有一个未婚夫么?他没有去找那小子的麻烦么?”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她那未婚夫什么来头一点眉目都查不到。”

何百川眉头一大家应该已经注意到了凝:“山儿,你没有发现你们学院很奇怪么?”

何江山不解的问道:“爹?孩儿不懂。”

“谢飞燕、王志勇背后的家族势力何其庞大,且家族就在落日城中,为何跑去一个二流学院,你不觉得奇怪么?”

何江山一愣:“也许他们是嫌家族憋闷,跑到学院偷懒偷闲吧。”

“混账,你以为他们都和你一样么?山儿,看事情要看得长远,所谓站得高才看得远。你大伯这仇,修武学院和那什么逍遥的都要背负,血债必须血偿。”

何百川继续说道:“对了,你说那小子同时惹恼了谢怀城和王怀远家的大小姐和大少爷?”

“嗯,许多人都看见了。”

何百川眉头一凝,一双鹰隼般的双眼闪过一道狠厉:“你回到学院,制造一些谣言,将谢家丫头、王家少爷和那小子的矛盾,进一步激化。

闹到让全学院都知道的完全不可调和的地步,之后你可以暗中做一些手脚,比如对王家小子用毒,或者对谢家丫头用迷药,把梁子彻底的结牢。

要是在争斗中,谢家丫头或者王家小子出点什么事,你说王家和谢家会找谁的麻烦?难道不会向学院问罪?

纵然学院院长有多强悍,我看他还敢庇护一个普通学员不成,到时候你何伯的仇也可以一起报了。”

何江山面色一喜:“爹,高,你这一招真高。”

战逍遥怒了,心肠歹毒莫过如是。

无匹的杀气凌冽的扩散而出。

何百川豁然抬头四处张望,一柄黝黑的大刀擒在手中。

啪!

静谧的夜晚,突然一声脆响。却是战逍遥对面屋顶上黑色身影不小心发出的。

“谁?”

何百川一声大喝,身体直接飞射上屋檐。

三名武者身体一掠同时追去。

那黑影急速向着外围奔逃。

从几名武者的速度,应该是武师修为。

几名武师追击黑衣,此时就是自己动手的最佳时机。

战逍遥目光一凝,收起夜行衣,只穿着一身黑衣,带着黒巾,抽出‘葬魂’轻飘飘的朝幽暗的院府飞去。

此处院府最为幽暗,门口两个武者正在警戒。

战逍遥轻飘飘的落下地来,那两名武者都没有发现,直到战逍遥手中‘葬魂’挥舞带起一股疾风,那两人才反应过来。

“你是谁?来人。”

“战、逍、遥。”

战逍遥一字一顿,话语才出口,一名三灵珠的武修已经倒在了地上不住哀嚎。

另一名武修惊恐的逃避而去,战逍遥没有追击,跃上屋檐,破坏了阵法的阵眼,此处院府的情形才完全呈现。

“大少爷,不、不好了,一个名叫黑衣人,杀了贾师弟,闯入了‘兽阁’。”

何江山面色一阵惊恐“你去叫断武师他们前去截杀,我去禀报我爹爹。”

何江山忙不迭的朝另一座院府掠去。

另一处院府内,四名武师正围困着一个黑衣人,此时那黑衣人浑身伤势,一条长鞭迅捷的挥舞着,只能勉强抵御。

“爹,爹,不好了,战、战逍遥那煞星来了。”

中年男子手中大刀一挽:“你慌个屁,那狂妄小子定多三灵珠罢了,竟然胆敢夜闯何府,哈哈哈哈,老子正愁怎么抓他呢。先把这个小娘们收拾了,再去拾掇那小子不迟,你给断武师说一声,别杀了他,正好用那小子的头颅祭拜我大哥的亡灵。”

中年男子手中大刀再度一挥,又朝黑衣女子攻去。

战逍遥此刻,正身处一处幽森恐怖的地狱之中。

庭院内一处几十个大盆,手掌、脚掌、手臂、心脏、肾脏、肠道等等等等,分门别类的装在一个个大盆之中。

满院落的血迹,浓郁的血腥和腐臭令人无法呼吸。

院落墙角处,一堆堆的衣物胡乱堆放,大人的、小孩的、女人的,各种凡铁、精钢兵器胡乱堆放。

院落四周一个个铁笼之中,满是四星灵丹的凶猛凶兽。

一个个龇着獠牙,垂涎着腥臭的口水,一双幽绿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战逍遥。

这何府是在用人肉喂食这些凶兽,既然是个肮脏、毫无人性的帮派,全灭了也罢。

战逍遥双眼赤红,浓烈的杀意再度彪悍而出。

一步掠页App这方法一点不完美。出,一把抓起匍匐在地受伤的武修,噬灵决运转,直接吸干了武修的灵能。

不用再保留实力,‘葬魂’挽动,一个个极其牢固的牢笼,被打开,近七八十只凶兽汹涌的朝战逍遥扑来。

‘煞灵’飞舞、武技尽情释放,‘葬魂’挽动,几十只凶兽顷刻之间变成了一地碎肉。

腾,一把大火燃烧了起来,战逍遥一掠,又朝另一处院落掠去。

又一个武修跌跌撞撞的跑来:“堂、堂主,不,不好了,‘兽阁’被毁,所有凶兽尽数被灭杀了。那小子冲着练武院去了。”

正在酣战的何百川,张口骂道:“废物,全都是一群废物,断武师他们人呢?一个中年级的学员都拦不住。滚,别再来禀报打扰老子的心情。”

不到半盏茶的时光,一名满身血迹的法修跌跌撞撞的跑来:“堂、堂主,练武院被毁了,所有弟子全被、被、被……”

何百川怒了,手中大刀不停,径直追砍着黑衣女子:“被你老母,到底怎么了,快说。”

那名法修声音都带着惊恐:“被、被吸成了人干。”

何百川惊颤了:“什么?邪功?断武师呢,你去叫断武师,直接杀了那小子。”

法修跌跌撞撞的去了。

一处处冲天而起的火光,令何百川震颤了,那火光一个院落一个院落的接然燃烧而起。

速度之快,宛如院府无人一般。

何百川狰狞着:“骚*娘们,你和那小子是不是一伙的,好大的胆子,夜闯我何府,竟然还布置下屏蔽阵法。受死吧。”

战逍遥嘴角一抹血迹,又是一名武师葬送在极其锋锐而厚重的‘煞灵’偷袭之下。

再度吸干了那名武师的灵能,战逍遥脚下一点,身体鬼魅般的消失。

一名法师,手中法术还未释放出去,头颅已经被一柄飞剑洞穿。

何江山失魂落魄,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一双眼睛完全没有了焦距:“爹,断武师,何法师都已经,已经变成了人干。来的不是人,战逍遥他就是个魔鬼,太、太恐怖了。断武师一刀,竟然被他完全承受下来,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何百川心头大骇,一股从内心升腾而起的凉意,从头顶百会穴一路窜入脚底涌泉穴,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何百川大喝道:“不可能,江山,你到底在说什么,到底来了多少人?你醒醒。”

何江山傻傻的笑着,转瞬又哭泣起来,跌坐在地上:“魔鬼,魔鬼,太恐怖了,何府完了,何府完了。”

何百川到现在仍旧不相信,来的只是一人,来的是何江山的同伴学员。

“你们到底来了多少人?你说?”

何百川咆哮着,全力施为的一刀裹挟着无匹的刀劲朝黑衣女子卷去。

黑衣女子浑身血迹,身形狼狈,一条长鞭气势已经颓败了不少。

此刻极其惊恐的看着空中掠来的人影,和一道巨大的凝实刀劲,剧烈的疼痛和疲惫只能勉强挥动着长鞭抵御。

只怕这一刀再也没有办法抵御住了,一旁还有两名武师的攻击也已经到来。

一声震撼天际的冰冷咆哮和一股极其霸道凌冽的杀意汹涌而至:“老匹夫,过来受死!”

一道黑色身影狂暴的掠来,一道强悍无匹的掌法近道和自己的刀劲撞击在一起。

砰!

原本四周已经化作一片渣渣的树木、房屋,在对撞中被扩散而出的气劲震荡,直接化作了湮粉。

何百川身体被震飞,落在地上噔噔噔的倒退了七步,张口喷出一口血水。

一个一身黑衣,黑色面巾蒙面浑身伤口,满身血迹的身影,凶悍的一掌化解了攻击向黑衣女子的杀招,却被气劲撞击,跌飞了出去。

好强悍的力道,好霸道的气息。两名武师被气劲逼迫放弃了攻击,倒翻而回。

何百川咳嗽着,张口再度吐出一口血水。

黑衣女子一颗芳心大乱,张口疾呼:“战逍遥?。”

呆滞的何江山宛如听见了极其恐怖的声音,突然站起身来,惊恐莫名的看着四周,突然又跪在地上,朝四处磕头:“战、战逍遥来了,别杀我,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烟尘滚滚,一个黑色身影爬在地上没有一丝动静。

何百川张口放声狂笑:“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不是很牛逼么,不是还想要我的命么。狂妄小儿,你们有胆闯我府邸,就一个都别想活着。”

南通白斑医院
怎样消除血栓
风热感冒儿童怎么调理